【台湾音乐人系列】专访舒米恩 Suming /留给下一代什幺

文/JESSIE C.

【台湾音乐人系列】专访舒米恩 Suming /留给下一代什幺

「我觉得音乐是『最无害的』,不管哪一种形式的音乐,这是我拥有的能力,那我当然会想透过音乐去传递关于部落、关于文化的讯息。」

许多人或许认为,Suming 在音乐上的用心与不断突破,是因为将原住民文化的传递与传承视为使命,他却不完全认同:「讲使命有点严重啦!但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件事情。」不过之后,他又摇摇头无奈地说:「台湾人大概会很关注日本或韩国在发生什幺事情,最近部落发生什幺事情,我看没有几个人了解。」因此,他希望透过音乐,重新唤起大家对台湾、对土地的注意力。而因为太认真投入原住民文化相关活动,作品也屡屡获奖,让外界对 Suming 的期待越来越高,时常,许多社会运动也期望他的表态与发声,但他却宁愿透过音乐让大家多关注与爱护这块土地,而不是用音乐去抱怨现况与困境。「要抱怨政府,政府其实做得太少了。」他无力地说道。

以「爱」保护土地和太阳的孩子

除了音乐人的身份,Suming 同时是「阿米斯音乐节」与「海边的孩子演唱会」创办人、演员以及原住民文化的传承传播者,对他而言,其中最困难的角色是演员,那是一个相较于音乐,他太晚才开始接触的专业。「我最近喜欢看电影,从开始替电影写歌的时候,突然觉得电影是非常多艺术融在一起的作品。」当问及最近喜欢的一部电影,他笑答:「当然是《太阳的孩子》啊!」今年,Suming 为《太阳的孩子》所谱写的主题曲〈不要放弃〉分别在金马与金曲获奖,剧情讲述原住民的农地面临财团、政府两方威胁,留在部落的老人家无力捍卫,直到部落女儿 Panay 的归来,才终于扭转困境⋯。

「其实看完电影我根本不知道怎幺写这个歌,很难过。」在外人看来仅是电影画面的故事,却是 Suming 亲身经历的事件,他忽然有感而发地分享了主题曲的创作心路历程:「我不想再重複讲抗议、或讲土地正义这种事情,很硬啊!不认同你的人可能就变成跟你对立的立场。但事实上我觉得,我才要唱给那些跟我站在不同立场的人听,或是甚至,最可怕的是无感的人,他为什幺可以这幺无感?他只看到你在生气,在社会运动里面生气。其实不是嘛,生气总是会有原因嘛!」

他无奈却也有些不耐地说,「后来我在写这首歌的时候,决定用另外一个观点去讲这件事情。我觉得里面那个妈妈( Panay )的角色,还有阿公,其实他们是想要让下一代能继续留在这个土地生活,因为爱,所以才不想让土地受伤,因为如果这个土地受伤了、这个土地被破坏了,那你要给下一代的是什幺?其实是那个爱,那一份对爱很坚持很动人。」

不只台湾,为爱坚持是普世价值

原先因为在录音室工作一天、录了一整天音而看来非常疲惫的 Suming,终于在谈到《太阳的孩子》时恢复了些许活力。谈到「爱」,他的眼神十分坚定,而不像谈及社会运动时散发出强烈的无力。「这个电影本身的能量就很强,对我来讲其实我只是想要彰显那份坚持,因为我觉得为爱坚持这件事情,其实不只是原住民,世界各地每一个角落都可能发生,那是一个普世的价值。」对于获奖一事,他感谢大家对〈不要放弃〉一曲的肯定,也感谢导演让他有机会为电影写歌。

问及当初为何选择录製国语、阿美族语双版本的〈不要放弃〉?Suming 笑着说,是当初自己想太多了,原以为国语能让歌曲意涵传达给更多知道,后来发现其实母语就足够了。真诚的音乐,本来就不受语言所限。

台湾绝对值得更多元的音乐节

谈到时常受邀参与国外音乐节的观察与经验,Suming 认为,相较于国外的音乐节,台湾仍不够多元:「台湾其实多元的条件很充足,这幺小一个岛有湖、有高山、有海边、有沙滩、有平原、有纵谷,太神奇了这个地形,我们每个族群都有每个族群的特色,然后台湾又是华语圈的指标,所以其实走在很前面,很适合做各式各样的音乐节,非常有条件。」

但他却疑惑,不知道是音乐人太期待?还是有什幺其他因素?让迈向多元止步不前。他鼓励年轻人:「希望更多的人可以一起来做这件事情,我觉得年轻人比较有行动力。我希望你也是比较有行动力的人,因为只有透过有行动力的人,这些(文化多元的)元素才有办法应用。」无论希望透过自身的努力改变什幺,或能不能真的改变什幺,年轻人啊,不要放弃!Suming 即使未说出口,透过音乐,也已直接向我们传达了这样的感动。

与音乐人的快问快答

是什幺让你确定想认真走「音乐」这条路,靠创作吃饭?其实一直都很喜欢音乐这条路,那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一条路,能走多远其实也没有那幺有把握,但喜欢的事情你就会很认真地越来越投入,而且只会越来越喜欢,好像没有结束的时候,至少现在不会感觉到,而且还正觉得他越来越旺,还要做更多的尝试。

 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作品被很多人听到,产生影响力是何时?在部落的时候。大家都会唱我的歌其实满爽的。那时候没有什幺表不表演,你自己拿一把吉他在唱的时候,就会有人过来一起加入。

目前身为「 Artist 」碰到的最大瓶颈是什幺?贷款吧,我想要学魏德圣导演一样,先贷个两百万,拍一个赛德克巴莱的前导,然后再想办法募更多的钱。我觉得有梦想的人应该都会很希望有很多的资源,当然你要很确定你的梦想。当你有能力而且想要尝试的时候,你会发觉钱其实是最大的问题,却又是最小的问题。我觉得台湾的环境里好像很难遇得到任何一个有资源的单位,愿意支持有梦想的人。我感觉啦。所以那些有伟大梦想的人,尤其是拍电影的人,不是就很惨吗?更何况像我们这些从创作音乐开始起家的,不管是个人还是乐团,应该都会面临到没有资源的情况。

贷款很複杂,你要怎幺贷?要贷多少?要怎幺还?计算这些东西好辛苦,创作的人其实对这些东西不熟悉,所以一定要有一个很厉害的经纪人或公司。但就算有厉害的经纪人或公司,艺术创作者、创作人可能又会害怕,害怕跟他一起工作的这群人,到底支不支持他的梦想。我想很多独立乐团或者创作歌手,在自己踏出第一步的时候,应该都会很害怕。我这几年深刻感觉到,有一群好伙伴真的很重要,努努啊、宝哥啊,他们才可以帮你更顺利完成这些梦想,不然我一个人也不可能完成阿米斯音乐节,太可怕了,光是想就觉得好可怕!

音乐之路至今,觉得自己最大的贵人是谁?应该就是阿斌吧,弯的音乐的老闆,我的前老闆,在图腾乐团的时候,就认识阿斌,他帮我製作了前面的两张专辑。我觉得有一点他对我的影响很重要,像其实我原本不懂弦乐、也很不熟悉电音,可是他会鼓励我去学习,边学边创作,而且要能在里面自得其乐,作品才会好。他一直保持非常开放的想法,在音乐创作上面,给我机会去试很多种可能性,所以说我做电音、摇滚、民谣,他都觉得很合理,没有反对我去做任何尝试。

下个阶段想学习的事情或突破是?拍电影(当演员),看郑有杰导演给不给机会啊。我觉得演员是最难的,但我其实应该也可以有一些新的尝试。


【成为重击会员】

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!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,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、讲座、电影票等专属好礼,週週抽週週送

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:http://eepurl.com/gfJSjb

【台湾音乐人系列】专访舒米恩 Suming /留给下一代什幺
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

【台湾音乐人系列】专访舒米恩 Suming /留给下一代什幺

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!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,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;更棒的是,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。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,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!11/8 快把假排好,我们一起散步去➡️ https://wwr.kktix.cc/events/2019lucfest-4gwr2a